墨白

今年是养的最好的一年了

楚哥的日记(八)

7月3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二

念之:

弟弟,这几天因为汪徵的事一直都没回家,不过汪徵的麻烦解决了,山河锥也收回到了特调处,还带回来一个她的小情人,是个结巴,和那个小孩一样,不过他是真不会说活了,汪徵估计要从拼音教起了。

这次汪徵的麻烦其实算是山河锥引起的,汪徵能以能量体的形式活着就是百年前桑赞用山河锥救了她,但她却因为那次动荡失去了记忆,这次被烛九唤回记忆,铁了心要回去寻找真相。

赵云澜也是仗义,秉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理念,我们特调处集体出动,他还特地让那笨蛋给汪徵买个可以活动的娃娃。

结果你知道那笨蛋给买了什么吗?充气娃娃!还是没穿衣服那种!把赵云澜气的直跳脚!我之前说什么来着,把这小子留下来至少能让赵云澜心力憔悴。不过这小孩对那方面是真的无知无觉?不知道那玩意是干嘛的?

郭长城这家伙说傻也是傻,明明都已经成为正式编制了,按道理没事的时候可以坐办公室享清福,却偏偏拉着我训练他,还眼巴巴的希望赵云澜拍任务给他,整的自己跟个活雷锋似的。

天天希望燃烧自己,照亮他人,感觉这小家伙就只有照亮他人这一根筋,别的东西他都是懵懵懂懂的。

也不愿意麻烦人,山路不好走,一直颠簸,我开车还快,他坐在后座吐的面如金纸,也没说一声让我开慢一点,真的是怂死了。后来在山路上遇到了进山考察的沈巍,赵云澜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就去开别人车了,自己的留给了林静。

我原本看那小孩脸色苍白的蹲在道边,心里还想一会他上车了,我就开慢点,反正林静也走了,就让他在后座躺会,结果这呆鹅竟然上了林静的车!亏我还好心好意的想着开慢点,好心当成驴肝肺!

等到了落脚点的时候,已经星河满天了,小孩下了车脸色依旧不好,也不知道是晕车晕的还是被那报丧鸟瘆得。林静那家伙还吓唬他,小家伙腿都快软了,直往车上靠,活像只小兔子,那一瞬间我竟然有点想护犊子,我手底下的人都敢欺负,林静是不是不想活了?

落脚的地方其实就是几间破房子,小家伙进院子就被不知哪位仁兄的头骨绊了个跟头,要说这帮同事真的是没良心,小家伙腿软的都站不起来了,还一个个在那认真分析头骨来源……最后还是我把他捞起来的,唉,真是个废物……

不过那天他拿着电棒挡在门外的时候倒是意外的坚定,没有吓哭有没有腿软,拼了命似的不让那些人靠近。这小家伙简直就是个矛盾的存在……

破房子就几张床,小孩和我分到了一个铺,折腾了他一天,挨着枕头就睡了,把自己缩的和个虾米一样,蜷在一起,我记得这好像是没有安全感的体现,也是,从小没了父母,性子还这么软,肯定没少被别人欺负。

铺那边是林静,小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一个劲的往我身上靠,嘴里好像还在念叨什么,我没听清,因为我也感觉越来越困,我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想我今天的睡眠质量是被小孩传染了吗?

其实并不是我的睡眠质量变好了,是汪徵竟然给我们下了药,她是希望牺牲她一个来保全我们,这个傻丫头,就以赵云澜那个性格,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不管?带着我和长城就去追汪徵。

弟弟,不行了,真的困了,这次应该没人给我下药了,明天再继续和你说这几天的事,我得先睡了。

PS:第八集我看了四遍,但还是没搞清楚他们换车的形式,大庆明明出了门,但是车上看不见,车上的人员配置我也很难自圆其说,所以就放弃了。私下在这加了同床的戏份,一是因为在这楚哥第一次说出了长城,我来保护,二就是从这之后,楚哥越来越在乎长城了。

其次,我这里面主要是楚哥对长城的记录,一开始的几章楚哥会记事,然后吐槽一下长城,慢慢的发展到对长城的仔细观察。

由于是跟着剧情走,我又不想让楚哥的日记里多太多的人物关系,所以,很多时候能减则减的剧情,让文章看起来有点像流水账,很抱歉,文笔有限……我尽力了

在就是我这里面只有楚郭,别的楚哥不会写在日记里的。


算是一个占tag的碎碎念

《镇魂》完结了,无论结局多不能让人接受,但的确是ending的时候了。

现在超级希望自己有和来苏差不多的黑能量,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笔带给他们幸福。

文字的力量也是黑能量吧,一部好的作品会让你觉得里面的人物是真正活在这个世界上的,明明那么清楚这只是一部小说,却偏执的相信他们一定存在,只是我没有遇见罢了。

理直气壮的甜!

突然想到,好像有一个片段说地星和海星世界的联络点都封闭了,地星和海星真正成为了两个世界!

那老楚就一定不会回地星了,因为回不去了!老楚一定是和小锅巴幸福的在一起了!

至于最后出现的那个楚哥cos……就当是楚哥的小迷弟吧……

楚哥呢?

emmm……楚郭的结局是什么?相亲那的确很甜,但最后老楚呢?老楚呢?老楚去哪了?

还有一点就是最后老楚说小郭是镇魂灯最佳燃料 ,那小郭身上的白能量是留着干嘛的?何必要做一个悲的结局呢?小郭的白能量去点灯啊!让赵云澜活下来不好吗?

当真是强行be了,he不好吗……

楚哥的日记(七)

6月24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天

念之:

弟弟,今天的案子忙完了,咱们的异能还真是千奇百怪,今天这个小说家可以把自己的恐怖脑洞投射于现实,明天还不知道能出什么幺蛾子。

再就是那个呆鹅过了实习期,成为正式工了。虽说那呆鹅又怂又弱,但总算还有点用,至少很能拆赵云澜的台,要不是他今天坚持要看视频的前半段,还真发现不了赵云澜英雄救美那一段,看赵云澜吃瘪还挺不错的。不过,他的伪装技巧和他的侦查能力一样差……头上插个树叶就能隐身吗?那我披个围巾是不是就能扮女人?

这小家伙在特调处久了,应该能让赵云澜心力憔悴一会的。

再就是这小家伙看着无福无寿的模样,却端端关键时刻能发挥点吉祥物的作用,今天看他一脸懵逼的打开了机关,剩了我很多事,还不错。

所以今天他成为正式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几分开心的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他的赤诚之心打动了我?感觉他是一个可塑之才?日后必成大器?额,这个还是算了吧……

应该是感觉以后出外勤不用再应付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了,以及以后出外勤有个小家伙鞍前马后了,闲着没事还能吓吓他,看他肝胆俱裂的模样还挺有意思的。

6月25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一

念之:

弟弟,今天被那笨蛋气死了,我昨天都写了什么?我昨天写的话就是我今天脑子里进的水!林静给他的电棒不用,是怕伤到我吗?我是怕电的吗?

他还以为能伤到我?!我连一成力都没用!他就转的和个陀螺似的。还可怜巴巴的问我是不是真的特别没用?他自己什么样他心里没数吗?  何止是特别没用啊……我……我真的是……我感觉我要被他气出内伤来了。

真的是,怎么会有他这样的人?气死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