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偶遇

一个极不负责任的脑洞填文
各种OOC
人鬼知道这是个什么脑洞,其实我一开始想让楚哥和小哥打一架,然而太暴力了,不好……

真实情况是,我不会写两人打架,请自行脑补画面吧…

每次都是深夜更文,太困了可能有错别字,抱歉。

楚恕之+郭长城  and    张起灵+吴邪

楚恕之死了那么多年,虽已成了尸王但说白了到底还是一具尸体,平时还得好好养护着自己,但自从加入了特调处,一天天的出外勤,也算是大伤没有小伤不断,身体里的骨头零零总总的碎了个七七八八,不会要命,他也可以靠着自己的法力维持自己的身体形态,他也就没怎么在意。

可自从和长城好上之后,他就发觉自己大概还是得去换一身骨头,因为小孩和他说抱着他有点硌得慌,按理来说楚哥一身的腱子肉不该啊,长城嘟囔着窝在楚恕之怀里睡着了,留下楚恕之自己盯天花板。

可不是硌得慌,自己身上的骨头就没有几根是好的,以前孤身一人,不管不顾的,现在可不能像以前那样了。

原本楚恕之是打算自己去深山老林里摸索一具尸骨的,但拧不过小孩坚持,就把小孩也带上了,反正现在轮回已成,没怎么有闹事的了,就算有,他也笃定自己能护好他,就当带着他出去看看风景吧。

现在都流行火化,楚恕之自己都不知道得走这么远才有深山老林,不过小孩一路到挺开心,长在城里小孩,看见只兔子都乐得不行~

“楚哥,我们去哪找尸骨啊~”

“墓里”

“墓墓墓……里?不会有僵尸吧”

“嗯?我不就是吗?我在,哪个僵尸敢动你?”

“好像也是,楚哥会保护我的,不过,楚哥,咱俩算不算盗墓贼啊!咱们会不会遇到盗墓贼啊”

“到了,算吧,我不拿别人财物,我就用他几根骨头,走,跟我进来”楚恕之凭法力弄了一扇门,就这么直接走进了人家的墓府。小孩在一旁哆哆嗦嗦的嘟囔“多有打扰,多有打扰,对不住对不住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是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小哥,咱们要去的那个墓凶险吗?”

“里面没什么东西应该,就是有块不错的玉”

两个年轻人站在山的另一边,也进了墓。墓里的确和小哥说的一样,就是个普通的墓穴,没什么机关也没有险恶之处。

吴邪在小哥身后勾了勾他的手指,却被张起灵的大手握住。
“怎么了小哥”
“墓里还有人,小心一点,不多,就两个”说完吴邪就放心了,两个而已,应付的来。

楚恕之也感觉到了这墓里还有两个人,真的是被小孩这乌鸦嘴说中了,遇上盗墓贼了,唉,各取所需吧,井水不犯河水。

就这样,这两波人在墓穴的主墓室相遇了。

同行见同行,眼泪流两行。吴邪看着棺材前面的通道的两人,一个一身黑衣,健壮极了,另一个瘦瘦小小的,看见我们两个还直打哆嗦,这个样子还真像当年的自己,可是,作为土夫子,他俩身上也太干净了,没有工具就算了,身上连点土都没有,太不正常了。

“小哥,这两个人不对劲”吴邪低声说了一句,还把自己的大白狗腿摸了出来。

楚恕之看着前面两个青年也愣了一下,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脖子上带着一个狰狞的伤口,让楚恕之一开始以为和自己是同类,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,他们身上有人气儿,这两个年轻人都是活人,只不过,那个黑色头发的年轻人怎么会让我觉得危险,我竟然看不透那个年轻人。

吴邪看着慢慢把自己挡在身后的张起灵,想了想,还是张嘴“对面的兄弟啊,见面就是缘分,没想到这么个小墓里还能遇见,那咱们就对半分吧,和气生财不是!”吴邪露出自己的招牌微笑,笑得一脸人畜无害。

楚恕之看不清对方底细,也不想节外生枝,“我乃这墓主人的后代,前几天托梦给我说让我来收拾一下尸骨,想换一下睡觉的地方,钱财乃身外之物,两位喜欢便拿走就好,我只取遗骨。”说完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郭长城在楚哥身后几乎要昏倒,楚哥什么时候张嘴就能扯谎话了,莫不是被林静带坏了?还没等小郭继续嫌弃林静,横在两对人马之间的棺材不乐意了,滋啦滋啦的声音在棺材里面回响,那声音像极了上学时漂亮的语文老师板书时指甲刮到黑板的声音,一声又一声,听的郭长城肉皮发麻,汗毛直立。

对比郭长城,楚恕之就镇定多了,毕竟他自己知道里面是个什么东西……血尸,修尸道但走偏了的,变得没有理智,真正意义上的行尸走肉,而且再也不可能修得大道,力量极强,但也不算太难对付,就是连僵尸都没修成,真是个废物……对面两个好像也很镇定嘛。

楚恕之挑眉看着对面的两个人,完全忘了自己刚才的谎话是过来收尸骨的……

“大哥!看来你今天的遗骨是收不成了,你家先人恐怕已经遭遇不测,变成了很不好的东西,你们要不要避一避,我们解决一下,不过可能多有得罪”

“咳,没关系,先人的遗愿我还是要完成的”楚恕之老脸一红,瞬间打脸啊。但棺材中的尖锐声越来越大,楚恕之看着自家小孩越来越惨白的脸色,回头说了一声闭眼,不准睁眼,靠我近点,就一条傀儡线掠出,把棺材板给掀了。

“啧啧啧,这么粗鲁,肯定不是这家的后人”吴邪撇撇嘴,看着一条血淋淋的胳膊从棺材里伸出来,这玩意,无论看了多少次, 还是觉得丑的要死。

“吴邪,到我身后去”也不知道是对面那个黑衣人护犊子的样子太明显,还是感觉现在情况不明,张起灵的保护欲简直爆棚了,虽然知道这么个血尸对吴邪已经造不成什么威胁,可看着对面那人把小孩护的那么好,他就感觉无比的自责,自己离开的十年,是自己永恒的伤,但还好,自己要保护的人还在自己身后。

仿佛知道是楚恕之掀了自己的棺材板,那血尸带着腥风就向楚恕之伸出了利爪,楚恕之两条蓝线抽了过去,绑住了血尸,朝对面的墓壁狠狠的砸了上去。

要说这血尸要是有意识,知道自己染了两尊什么人物,不知道还敢不敢起尸……

被摔倒这边的血尸爬起来又冲到了张起灵这边,张起灵手起刀落,结果了它。小哥好帅!看着自家男人的潇洒身姿,吴邪心里简直要冒粉红泡泡了。

吴邪看着被小哥斩首了的遗体 也不知道能不能叫做遗体的东西,里面的遗骨好像也被刚才的后人摔得差不多了,“两位是何方神圣,身手真好,交个朋友如何,在下吴邪,这位张起灵。”

楚哥,他们不像是坏人。

楚恕之咀嚼着张起灵这个名字,记忆尘封太久,但依稀回忆起了点东西,他再次抬头看着张起灵,却看见那个冷漠男人的身后升起一团黑雾在化形,逐渐形成了一只麒麟的形状,正威风凛凛的看着自己,楚恕之大概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。

拉出自家小孩,带着小孩向着对面两个年轻人微微鞠躬,“谢谢两位今天出手相助,在下楚恕之,我叫郭长城,今日一见就是缘分,看来今天无法完成先人遗愿,我们也就先离开了,日后山高水远,有缘再见。两位,告辞了”

“小哥,他们是什么人啊”可惜了我一块好玉,可惜啦……“乖,还会有的,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,但不坏。”张起灵摸着吴邪的头发,两个人也离开了墓室。

血尸:“靠,老子就想起个尸……你们至于来这么厉害的人吗!”

“楚哥,那个小哥身手好厉害啊,看着高高瘦瘦的,其实和沈教授是一个类型的,好厉害啊,他们就是盗墓贼吗?楚哥,我看你好像就对沈教授鞠过躬,你为啥也向他俩鞠躬啊?”

“因为他们和沈教授一样,小子,你知道麒麟和九大神兽吗?这个世界出生之际,到处都有危险,为了镇压大封,无数的上古神都陨落。昆仑君更是牺牲了自己,其实除了大封之外,在长白山上还有一个终极,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那也是关系到世界生死存亡的东西,可镇压大封已经耗尽了上古神的力量,那终极就交给了当前的九大神兽,九大神兽用自己的血脉之力生生世世守护终极,然而现在他们的神力已经全部用于镇压终极了,唯独刚刚那个小哥身上我还能感受到一部分麒麟之力,他应该是麒麟家的后人,他们和昆仑君和斩魂使一样,值得尊重。”

“喔喔,那希望他俩一直好好的,楚哥,咱去下一个地方吧,你还需要骨头呢~”

嗯,好,再找找吧。

评论(2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