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楚哥的日记

楚哥的日记(一)

私设如山 

日记的时间从镇魂播出算,原因大概是比较好算时间……天气就按我写文时候的天气,懒得查

这大概会是一个比较长的和剧情有关的文,脑洞大概是自己写日记的时候产生的,我会把我今天经历的事情写给我自己看,和自己分享,然后楚哥大概是会和弟弟分享那种,算是一种寄托,感觉写到后期就是楚哥的日记完结,楚哥不再需要写日记了,因为楚哥对于念之不再是执念,也不是心魔,楚哥有了一个小锅巴分享自己的开心和烦恼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正文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楚恕之其实有写日记的习惯,不过他的日记一般都是下班回家了写,这就导致特调处的一众同事都不知道。说是写日记,其实不如说是在和自己弟弟聊天,楚恕之每一页日记的开头除了时间、天气、星期几,下一行就会写着念之:

这个习惯是楚恕之很久以来养成的,自从弟弟离开他之后,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弟弟,他多么希望弟弟也可以看见蓝天白云,绿水青山,看看这灯红酒绿,光怪陆离的世界,可是弟弟已经看不到了。

楚恕之心里憋屈,他想找个人说说话,说说他内心的痛苦和自责,但没有人了解他的过去,黑袍使了解,可黑袍使不是一个好的倾诉对象,他是英雄,他楚恕之不需要英雄的同情和怜悯。摄政官知道,但他巴不得能宰了那个乌龟王八蛋,那个道貌岸然的小人。特调处的人敬他,尊重他,可也因为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和自带的冷漠气场有些疏离,没有人真正愿意坐下来,推心置腹的和他聊聊天。

有的时候楚恕之感觉自己就是不需要,不需要和别人说话,不需要别人了解自己,更不需要别人为自己做什么,自己孤身一人就够了,但日子久了,这样的状态会把人逼疯的。所以楚恕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,就对着念之写,把自己一天的事都写给念之看,念之不会嫌弃自己,念之也愿意陪着自己。

6月12日      晴         周二

念之:

啊,好累啊,该死的赵云澜,全处上下就我一个外勤,这刚解决完问题还没来的及休息,就让我往回赶,说什么龙城出了大案子……真的是不把我当人看!哦,对了,他说处里来新人了,不容易啊,这么多年了,终于有新人了,希望能干点,最好能分给我外勤,一个人管外勤太累了,我还死鸭子嘴硬,死撑着,真的是自讨苦吃……明天就到龙城了,又要干活,还好在外都有公款报销,这商务舱还真的的舒服啊,睡了,明天看看新人,不错的话得往赵扒皮要过来。


评论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