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楚哥的日记(六)

6月23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多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六

念之:

弟弟,我今天在那呆鹅身上仿佛看到了你的影子。

本来今天是要测试他合不合格的,结果他追踪了我七次,七次都脱梢了,我在前面走,他在后面跟踪,鬼鬼祟祟的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在跟踪,反应还慢,我转弯的时候都看见他在后面猫着腰看我,还不知道躲一下,唉,真是傻的可以。

第七次的时候赵云澜出现了,估计是想和他说不合适这份工作,让他滚蛋,但好巧不巧又来案子了,这呆鹅的事就放下了。

这呆鹅真的是不会说话啊,他们和季小白聊天的时候浴室的搜查工作我就已经结束了,我当时刚打算出去,就听见那只死猫鬼一样安慰人的方式,我当时就觉得还是在浴室好好呆着吧。

但没想到呆鹅比死猫更过分,节哀顺变?我的天,这孩子是没念过私塾吗?这是用的什么词?为了防止这两尊大佛直接把报案人气死,我还是走出了浴室,打断了这场气死人的安慰。

真的,我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了赵云澜脸上一边写着绝望,一边写着谢谢我……

我和呆鹅后来带着季小白去公园散心,长城他原来父母双亡,还好有个不错的舅舅,小孩也挺可怜的。

弟弟,你知道吗,他一看见喜鹊就拉着季小白许愿,说什么会实现的,他也帮着季小白喊什么快回来吧,喊的一脸虔诚,我当时就在想这么大的声音那喜鹊没有被惊走真的是给面子。

可我也有点好奇,就问他,就不为自己求点什么吗?念之,你知道他说什么吗?他说大家都幸福我就幸福了,念之,你还记得吗,这和你说的一模一样,我甚至可以把你和他的身影重叠起来,不过你不是他,他也不是你。

你说这话的时候咱俩是在暗无天日的地星,就那星星点点的烛火,他说这话的时候身后是明晃晃的太阳,而且他比你胆小多了。

季小白的案子也已经查清楚了,季小白爱或不爱,自私与否都和我没什么关系,但那小孩仿佛感触很深的一直在写写画画,那他本子天天带着,就和里面装着什么宝贝似的,改天拿过来瞅瞅。噢,对了,我今天还给沈巍送了一趟锦旗,这种活不应该那笨蛋干吗?

P.S.,也不知道我一个清水文每天都是半夜发是什么意思,又不是车,大概是白天太懒了

今天评论一个太太写小锅巴带的手环,太太秒回,特别开心,然而我网卡,没法秒回太太,sorry……

现在楚哥已经开始对小郭有好感了,要开始进入楚真香模式啦,不过还应该是各种吐槽,我现在会各种埋小线索,然后坐等楚哥打脸😂

评论(3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