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

楚哥的日记(八)

7月3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二

念之:

弟弟,这几天因为汪徵的事一直都没回家,不过汪徵的麻烦解决了,山河锥也收回到了特调处,还带回来一个她的小情人,是个结巴,和那个小孩一样,不过他是真不会说活了,汪徵估计要从拼音教起了。

这次汪徵的麻烦其实算是山河锥引起的,汪徵能以能量体的形式活着就是百年前桑赞用山河锥救了她,但她却因为那次动荡失去了记忆,这次被烛九唤回记忆,铁了心要回去寻找真相。

赵云澜也是仗义,秉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理念,我们特调处集体出动,他还特地让那笨蛋给汪徵买个可以活动的娃娃。

结果你知道那笨蛋给买了什么吗?充气娃娃!还是没穿衣服那种!把赵云澜气的直跳脚!我之前说什么来着,把这小子留下来至少能让赵云澜心力憔悴。不过这小孩对那方面是真的无知无觉?不知道那玩意是干嘛的?

郭长城这家伙说傻也是傻,明明都已经成为正式编制了,按道理没事的时候可以坐办公室享清福,却偏偏拉着我训练他,还眼巴巴的希望赵云澜拍任务给他,整的自己跟个活雷锋似的。

天天希望燃烧自己,照亮他人,感觉这小家伙就只有照亮他人这一根筋,别的东西他都是懵懵懂懂的。

也不愿意麻烦人,山路不好走,一直颠簸,我开车还快,他坐在后座吐的面如金纸,也没说一声让我开慢一点,真的是怂死了。后来在山路上遇到了进山考察的沈巍,赵云澜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就去开别人车了,自己的留给了林静。

我原本看那小孩脸色苍白的蹲在道边,心里还想一会他上车了,我就开慢点,反正林静也走了,就让他在后座躺会,结果这呆鹅竟然上了林静的车!亏我还好心好意的想着开慢点,好心当成驴肝肺!

等到了落脚点的时候,已经星河满天了,小孩下了车脸色依旧不好,也不知道是晕车晕的还是被那报丧鸟瘆得。林静那家伙还吓唬他,小家伙腿都快软了,直往车上靠,活像只小兔子,那一瞬间我竟然有点想护犊子,我手底下的人都敢欺负,林静是不是不想活了?

落脚的地方其实就是几间破房子,小家伙进院子就被不知哪位仁兄的头骨绊了个跟头,要说这帮同事真的是没良心,小家伙腿软的都站不起来了,还一个个在那认真分析头骨来源……最后还是我把他捞起来的,唉,真是个废物……

不过那天他拿着电棒挡在门外的时候倒是意外的坚定,没有吓哭有没有腿软,拼了命似的不让那些人靠近。这小家伙简直就是个矛盾的存在……

破房子就几张床,小孩和我分到了一个铺,折腾了他一天,挨着枕头就睡了,把自己缩的和个虾米一样,蜷在一起,我记得这好像是没有安全感的体现,也是,从小没了父母,性子还这么软,肯定没少被别人欺负。

铺那边是林静,小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一个劲的往我身上靠,嘴里好像还在念叨什么,我没听清,因为我也感觉越来越困,我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还在想我今天的睡眠质量是被小孩传染了吗?

其实并不是我的睡眠质量变好了,是汪徵竟然给我们下了药,她是希望牺牲她一个来保全我们,这个傻丫头,就以赵云澜那个性格,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不管?带着我和长城就去追汪徵。

弟弟,不行了,真的困了,这次应该没人给我下药了,明天再继续和你说这几天的事,我得先睡了。

PS:第八集我看了四遍,但还是没搞清楚他们换车的形式,大庆明明出了门,但是车上看不见,车上的人员配置我也很难自圆其说,所以就放弃了。私下在这加了同床的戏份,一是因为在这楚哥第一次说出了长城,我来保护,二就是从这之后,楚哥越来越在乎长城了。

其次,我这里面主要是楚哥对长城的记录,一开始的几章楚哥会记事,然后吐槽一下长城,慢慢的发展到对长城的仔细观察。

由于是跟着剧情走,我又不想让楚哥的日记里多太多的人物关系,所以,很多时候能减则减的剧情,让文章看起来有点像流水账,很抱歉,文笔有限……我尽力了

在就是我这里面只有楚郭,别的楚哥不会写在日记里的。


评论(9)

热度(40)